玉米稀饭

这儿韩不信!咸鱼画手!靠表情包混吃等死(。)抱图随便抱x

沙雕预警
TF们看世界杯!!! @萧歧697蝎
脑洞来源↑
吹爆她!与萧萧的文一起食用口感更佳!
等我有了板子我一定上色

画了点傻屌
名朋红蜘蛛376欢迎美丽老威找我玩
噫呜呜噫求你了我小红活该单身

摸小红拟人多爽——。
我想。我想扩美丽p威..
有没有看上我的 请加我xxx

我要做文画双修的牛逼家伙!

#威红 醉酒注意 小红视角(被打死
“就离开一会。..”
在枯燥岗位上坚守多时早已疲乏地睁不开光镜。倒是击倒这个闲人偏要扯着自己去医疗室里和打击他们一起喝高纯。想了想觉得威震天这个家伙应该不会闲到视察自己的工作便跟着去了。
“嘿!再来点嘛!”
“好了击倒,你没看他已经喝醉了吗。”
“Ahhh..”
也不知过了多久,缓缓睁开光镜发出一声低哼揉揉自己头雕混沌的脑模块中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威震天有没有视察自己的工作。
仍处在醉意中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芯中开始咒骂击倒这个家伙,返回自己指挥室中瞅着里面并无情况便安芯了遂一头栽在操作台上下线了。
“希望红蜘蛛这个家伙现在守在他的岗位上。”
暴君瞅着战舰上乱七八糟娱乐闹腾的杂兵们把秩序搞的一团糟,芯中怒火升腾大跨步来到副指挥的门前粗暴地扯开门瞅见他趴在操作台上睡着的慵懒样子不禁一愣。
“Star..??”
“Wh..what.”
我侧了下靠着桌面的头雕,慵懒无力地回问。抬了点眼神儿努力聚焦可也只是看清了眼前这银灰色的高大机体。
“你..?”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工作时间为什么喝成这个样子。”
显然,他嗅到了高纯的味道。本想回答,张口时却因自身醉醺醺的状态难以发出一声。就这样半阖光镜恐惧地看着他。
“犯了低级错误不敢承认?你知道因为你的失误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银灰色暴君低沉沙哑的声音传进音频接收器中,张了张嘴便被他冷冷地瞪了一眼抓起头雕狠狠丢在一旁。
接触到了地面遂顺从了芯中想法,将头雕靠着地板闭上光镜。尽管机体有些疼痛但仍选择性的无视掉。
“说话。我要的是你的回答。”
暴君举起了臂上炮筒对准自己,沉默着睁开了光镜。以迷离的焦距注视着他的面甲。
“哈。..被灌醉了又怎么样。?Lord?”
说话间撇过头,沙哑着声音片刻后低下了头。
“我想听的是你的答案。”
他垂下手收回了炮,本以为他会放过自己。但他却抓着自己的机翼拖着自己不知道往哪去。我甚至看到他光镜里对自己深深的厌恶。
“不..。求您了.. Master..!!”
我用浑身力气挣扎着,不时抬头以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给我 一个 理由。”
“..非得说出来吗。..如果是关于您呢。Lord.”
感觉自己像是在被拷问真芯而本能地有些抗拒回应真正原因。
“只是..类似于一个赌注。Mas.. Master.”
憋出这么句干巴巴的话语尾音仍不由自主地带着点恐惧的颤抖。
“你居然拿我打赌?”
他在自己面甲上狠狠地来了一巴掌,知道暴君已然发怒,也就低下了头平静接受了被打的事实。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本能地抓住他臂甲。放弃了回答紧紧闭上光镜。
“告诉我!!”
他暴怒的声音震得自己几乎要昏死过去。甚至感觉他把百万年来的怒火全都撒到了自己身上。巨大力道扯着自己手腕,撕裂似的痛。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哑然失语了会儿后因醉酒的主观模糊而毫不掩饰地拼了力道起身紧紧地抱住他。
“What are you doing?? Starscream??”
暴君愣了一下,被自己的力道带的往后倒退一步。他粗暴地扯着自己机翼像蹂躏一只飞虫一样把自己甩在地上。
“我对你来说如同蝼蚁..huh?”
闭上光镜露出自嘲的笑容,被摔的有些糊涂了便靠着墙缓缓开口。
“您大可杀了我..也可以像平常那样把我关了禁闭。…随您的便吧。..也许您一辈子也不会察觉,我对..”
说到一半因机体疼痛被迫闭了嘴发出低低的哀嚎。
“你是我的副官,仅此而已。当你对我没了用处我会毫不犹豫地解决掉你。你对我抱有什么样的看法我不在意,只要你不对我的利益产生影响,你便可以一直留在这里。”
他发声器中吐出了这么番话。
“您就算不在意..又怎么样。”
痛的倒吸一口冷气机体疼的发颤。
“您对我来说..很重要。”
拐弯抹角地说出这么句话算是变相说了出来芯中真实想法。
“您当然觉得..我是个祸患。一个可以,随时干掉的祸患。可这只是一种手段罢了。”
“手段?你最好给我说清楚点。”
“一种,用来让您必须注意我的。..手段。”
“我希望您是我的。..我的。”
我压低声音这么哀求着。

我在试着进步噫呜呜噫
他们真好

他妈的 我爱小红一辈子
电容笔到了 开心
先练练手叭

傻屌二连击!!

我 狂吸救护车 我要袭击医护人员